慘敗帶來的後遺症,猶如慢性病毒發作在影響著巴西。討伐如潮,責罵如箭簇般射來,強硬的斯科拉里不願馬上妥協,在他看來,這一切的發生,是因為“巴西隊短路了10分鐘”所致。戰術安排上的失誤他願承擔責任,但讓他立馬捲鋪蓋走人是萬萬不可的。這就是斯科拉里的性格:敢作敢為且不計後果。
   其實對於兵敗貝洛奧里藏特球場,全巴西最傷心最失望的,莫過於總統羅塞夫了。從最初申辦到如今止步決賽,羅塞夫和她的智囊團就一直像在鋼絲上行走,支持率下降、政府形象受損已是在所難免。本來希望用里約的捧杯洗刷馬拉卡納的痛苦,沒成想7恥大辱又令巴西蒙羞,民眾因摯愛而凝聚的向心力瞬間散落,由此引發的動蕩讓羅塞夫寢食難安。對於不奪冠即失敗的巴西足協來說,把帥印交給斯科拉里,已是萬般無奈的選擇。要知道,比起鄰國阿根廷、哥倫比亞,巴西教練人才的匱乏是不爭的事實,而斯科拉里自2002帶隊奪冠後在教練的履歷上再無亮點,高喬老頭再一次被推上風口浪尖。剛愎自用的斯科拉里打的算盤是,借主場之利“搶”回金杯。生存還是毀滅,斯科拉里早已發過毒誓。以巴西隊的實力,同列強扳腕子贏面不大,只有靠積極上搶才能占據上風,從而樹立球隊信心。隨著淘汰賽的展開,巴西缺乏厚實的中後場保護的弱點愈發凸顯,斯科拉里為取悅民眾,一意孤行擲出閃電戰打法迎戰德國,孰料在成熟的日耳曼人面前一觸即潰。按理說,仗打到這個分上,足協主席已拋出了攬責聲明,斯科拉里借坡下驢提出請辭再合適不過,偏偏斯科拉里犯倔,老頭還要戰鬥下去。濟科代表名宿站出來說話:巴西足球要振興,前提是主教練必須下臺。民心喪失殆盡,斯科拉里依然淡定:我是巴西自2000年以來最好的教練。辭職?還沒想好。老頭的如此執拗,怕是另有隱情。在巴西世界杯八強隊伍的教練中,斯科拉里以240萬英鎊的年薪高居首位,哥斯達黎加教練平托的酬勞只是斯科拉里的零頭不到,被解聘與主動辭職,享受待遇方面有天壤之別。這老狐狸是在尋找最好的時機下臺,既保住了面子又保住了錢袋。
   對於失落的巴西球迷來說,宿敵阿根廷進入決賽,簡直就像扇了他們一記耳光,倘若冠軍再讓阿根廷人擄了去,巴西人的臉還往哪擱?失望、沮喪加上憤怒、仇視,極端球迷已在製造騷亂和搶劫,巴西政局有失控之虞。舊傷未愈,又添新傷,巴西民眾的心理創傷不是一個斯科拉里辭職就能治愈的。  (原標題:請神容易送神難)
創作者介紹

紐約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co05coddz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